网站首页 >> 看房选房

谜神枪泣血第七百四十七章我来了

2020-09-18 来源:兰州租房网

神枪泣血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来了?

岳银屏内心慌乱纠结,兰绝尘完全能够理解,自己也有过这样的一个迷茫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为了什么而活着,为了什么而修行,自己该不该继续踏上修行的大道之上。

当一个人找到了一件值得自己去守护的东西的时候,那么他就会一直朝着那一个目标前行,不会轻易言弃,就如同岳银屏当初守护兰绝尘那般,内心充满了幻想和动力。

大熊他们四妖兽从一开始自己的目标就十分的明确,那便是守护岳银屏,跟着岳银屏的脚步,踏上大道之巅。

“加油!黄大仙给你的传承并非凡物打击恐怖主义应该遵守国际法基本原则和标准,他对于你报以的希望是巨大的,而且当那一天你能够真正的认识自己,看清自己的道路,心中有了一个能够一直让你保持执念的守护对象的时候,来成神之路,带你成神又何妨?”兰绝尘缓缓开口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拥有神灵吗?”岳银屏摸了摸眼泪,微红的双眼直视兰绝尘。

“神灵是人封的,所谓的神灵不过是一群更高等级的生灵罢了,所以神灵当然是存在的。不仅如此,一定还会有比神灵更加高级的生物。”兰绝尘应声道。

兰绝尘并没有直説自己那神秘老爹血煞修罗神的恐怖,説了岳银屏也不一定回信。

虽然现如今这个宇宙之中拥有神之子,但是他们几乎都是身上流淌着神族的血脉罢了,并非直系的后裔。而且还有不少如同兰家与炎家这样的古怪的传承存在,兰家身上的真龙血脉,炎家身上的凤凰血脉。説是为神之血脉也不为过。

随后的时日之中,兰绝尘消失了三个月,这才憔悴的出现,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回到住宅之后,整整躺在床上昏睡了一个多月,生气若有若无。像是一个将死之人一般,把蛇魅和岳银屏她们吓坏了。

“嗯,这个好吃。老板,你今天的量我包了!”

“好的,客官!请稍等!”

“……”

兰绝尘醒过来之后,便开始跟着蛇魅游荡这个传説之中神灵的后花园。岳银屏则在神医谷之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待大熊他们的结果。

出来游玩的兰绝尘一路上一直都出手得十分的阔绰,没办法穷得就只剩下钱了。

这种充满人情味的土特产,兰绝尘自然是想要带一些回去给在永恒古星上的亲人朋友们常常。

其中兰绝尘他们还路过有不少的生命禁区,兰绝尘只能够远看,不敢轻易的进入,仅仅那不时泄露出来的法则风暴就够兰绝尘吃一壶的了。

兰绝尘心中唯有盘算着等自己的修为达到至尊之境时,再回来这个地方。

其实出来游玩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兰绝尘想要找到离开这颗星球的方式。奈何将近一年过去了,兰绝尘都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兰绝尘得到的最多的结果便是神之后花园被封印了。想要离开十分的困难。

对于如何离开这个星球,兰绝尘曾经问过华佗,奈何华佗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去的,当年他带着自己的弟子扁鹊在外游历,治人百病之时,还尝百草,需找新的草药。

有一天,他们两师徒走着走着就走出了这个世界,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他们已经来到了永恒古星。

一直随遇而安的华佗和扁鹊,很快便融入了这一个新的世界,这里给不少的惊喜,于是决定寻找回去的路径的同时,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神秘的星球,他们师徒二人凭借着恐怖的修为和高超的医术,周游列国,走遍天涯海角。

一直到华佗与兰绝尘相遇,华佗第一眼看兰绝尘很是顺眼,接着兰绝尘又带给他一个大惊喜——蛇魅,蛇魅的天赋比扁鹊还高,而且跟扁鹊一般持股耐劳,敢于专研新的医术。

原本以为不再收徒的华佗,内心收徒的**新生,最后如愿以偿的收了蛇魅做徒弟。

华佗带着两个爱徒又开始走上了周游世界之旅,有一天,他们来到北海银滩之上,这准备踏入海域,前往更为浩瀚的海底世界。

他们刚踏入不久,突然感觉天昏地暗,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里华佗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好像是游子归来,感觉到家的温暖一般。

没过多久,经过一番打探确认,华佗他们确实又回到了神之后花园。

如此神奇的遭遇让兰绝尘何时无奈,泣血与凌瑄判断,镇压宇宙万界的永恒之塔濒临破碎,所以时常会发生时空错乱。

只是现如今不知永恒古星的情况怎么样了,华佗曾言,神之后花园一百年等于永恒古星一年,现如今永恒古星大概过了三年。

这稍微让兰绝尘有些安心,因为三年的话,那还来得及,其他外星势力势必没有这么快到达永恒古星,如此一来,兰绝尘却也没有那么心急,而是一边游玩,一边需找回去的路。

“不知道这黄大仙去哪里了?好像他拥有办法,能够自由的往返于宇宙万界之间。”兰绝尘一边吃着烤串,一边嘀咕着。

现如今距离兰绝尘复活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

忽而!

天地骤变,天昏地暗,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拳头般的大雨倾盆而下。

无尽的火山仰天咆哮,喷射出万丈熔岩,将天地都染红了。山川崩裂坍塌,江河断裂逆流,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整个世界的天气灵气都变得无比的暴虐起来,那些还在入关的修行者们。纷纷被惊醒,有些修行者差diǎn走火入魔,实力差的修行者。瞬间爆体而亡。

“天啊!这是怎么了?

!难道神之子又在渡劫,天怒再临吗?”

“该不会又是一位神之子降临这个世界吧!”

“神呀,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对你们不敬了!”

“……”

无数的生灵惊恐万分,各方势力的强者们纷纷迈出了自己的潜修之地,有人面色凝重,有人脸上泛起笑容。

一片万里草原之上,唯独屹立着一座万丈高峰。高耸入云,宛如擎天之柱一般,dǐng天立地。让人震撼,远远望去,深感自己的描写。

一位头发苍白,双眸沧桑的年轻人盘坐在巨峰之巅上。他缓缓睁开双眸。双眸闪过一丝悲伤。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永恒之塔,碎了。”

细细一看,此人跟兰绝尘长得一模一样,唯独那身上的气质完全不同,仿佛是两个双胞胎兄弟一般。

“咔咔咔……”

人们面露惊容,耳朵好像是听到了东西破碎的声音,震耳欲聋。

“砰!”

“轰轰轰……”

天地在不断的抖动。然而乌云却在散去,一缕缕阳光破晓而来。穿过乌云的缝隙,照射大地。

大地已经停止了崩碎,仿佛雨过天晴一般,乌云很快的消散了,大鱼消停,无数的彩虹浮现于空,闪烁着七彩霞瑞,光彩徇烂。

“咦?!”

众人无比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体内,他们发现原本一直卡在了瓶颈,竟然突破了!

“我感觉自己全身轻松了很多,浑身充满了力气,在这之前就像是身上背着万斤重物一般,现如今重物放下,感觉自己浑身自如。”

“是啊!感觉自己身上的所有束缚都被解开了!”

………………

“看!你们有没有觉得天好像比以前更高了,太阳比以前更小了,这个世界好像变得更加的广阔清晰了!”

“哎呀!好像真的是这样!”

“你们有没有感觉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变得比以往浓郁好多好多。”

“嘶……还真有!”

人们纷纷的在寻找这不过一刻钟的天地巨变给这一片天地所带来的变化。

没过多时,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传出,古星的封印已经被解开了。

也就是説,从此以后,神之后花园将会重现于这片宇宙之中,出现了成神之路的某一个位置之上。

众人欢呼雀跃,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通过巨大的代价才能够将自己的人送出这里,前往更为浩瀚的星辰大海历练自己。

终于再也不用像牢笼里的野兽那般的生活着,能够与外界的修行者们联系上。

神之后花园的修行者们的反应与永恒古星上的修行者很是不同,他们丝毫不恐惧外界的势力,反而自信满满。

永恒古星上的大势力们却是忧心忡忡,担心外界势力的侵入。

不过,以兰绝尘目前的观察看出,神之后花园的底蕴确实恐怖得令人发指,这还只是这些常常龟缩于人类的势力范围之内。

还有那些把人类逼迫得不得不团结起来的那些神族留下的妖兽神宠们,已经那浩瀚无垠的海域之中的水族。

神医谷附近的一座城镇上。

兰绝尘正在一个朴实的酒楼之中进餐。

此时,泣血与凌瑄已经能够幻化出灵体,两女一人坐在兰绝尘一边,蛇魅则坐在兰绝尘的对面,小雨却是直接坐在了桌面上。

兰绝尘吃饭依旧狂野十足,稀里哗啦的埋头苦干。

“嗯?!”

兰绝尘忽而抬起头,嘴巴还塞满了饭菜,眉头紧皱,眺望远方。

泣血与凌瑄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两年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惊讶。

“怎么了?”蛇魅关心道。

“走!结账走人,去了就知道了。”兰绝尘应声道。

説着,兰绝尘留下了一颗光芒沾沾的灵晶石,拎着小雨的尾巴,人影一闪而逝,兰绝尘他们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他们便来到了一座小山丘之上。

“咿呀呀!小尘子,你要干什么?!我都还没有吃饱呢!”小雨嘟着龙嘴,很是生气道。

兰绝尘哑然一笑,给了小雨一个板栗,调侃道:“你什么时候吃饱过?”

随后不再理会小雨,而是对山丘上背对着兰绝尘的苍老的背景恭敬的鞠了一个躬,开口道:“不知老前辈从何得来真龙令,并且召唤晚辈来此是为何事?”

兰绝尘感觉不到面前这位苍老的背影的恶意,而又看不透这一位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在、再普通的普通人,自然是谦卑一diǎn为好。

“小家伙,我来带你回家。”老人转过身来,面目慈祥,满是皱纹布满脸庞,双眼却无比清澈灵动,不似一位老人。

“带我回家?不知老前辈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回家,回哪一个家?老前辈并没有曝出自己名号,让晚辈很是惶恐,害怕被拐卖了……”兰绝尘很是疑惑。

“你这小家伙,还是那么的能装,我看着你长大的,还不能够猜测出你心中的小九九,我是谁,你终会有一天会明白。镇压宇宙万界的永恒之塔将要彻底崩碎了,你再不回永恒古星,到时候想要回去,可就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了,从这里昼夜不停的赶路,也要百年,其中还要排除其他所有的我在因素。”老人缓缓开口道,声音并不苍老。

“永恒之塔要彻底崩碎了!”兰绝尘不由自主的大声喊出了声。

不知为何,兰绝尘感觉自己心中莫名的心痛,一揪一揪的,令他窒息,让他难受,眼睛一酸,竟然落下了眼泪。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心疼!”兰绝尘看着手掌之中晶莹的泪花,有些迷茫了,不知所措。

老人也是十分的惊异,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关心道:“小家伙,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可会回家了,高兴得哭了?”

“唉……或许吧。”

兰绝尘心中若有所感,一股无比熟悉的感觉从遥远遥远的地方传来,他眺望远方,双眸闪烁。

兰绝尘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满目沧桑的人!

兰绝尘浑身一震,心中大骇,如同惊涛拍岸一般拍打着自己的心房。

那个头发花白的自己,缓缓的睁开了双眸,那是一双深邃如同宇宙一般的眼睛,绚烂美丽,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兰绝尘的招牌笑容。

“我,来了?”未完待续。。


幼儿便秘
漯河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药品差比价
TAG:
友情链接
兰州租房网